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网友通|IM即时通讯软件|VC++IM即时通讯源码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二是让农民成为清晰的产权主体明确的市场主体

2013-3-5 07:0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509| 评论: 0

摘要: 本报记者 蒋皓《中国企业报》记者日前从收入分配改革意见起草专家组了解到,收入分配改革难点“在于企业部分”。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院长白重恩表示,社会上普遍关注如何使企业职工的工资能分享行业和 ...

本报记者 蒋皓

《中国企业报》记者日前从收入分配改革意见起草专家组了解到,收入分配改革难点“在于企业部分”。

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院长白重恩表示,社会上普遍关注如何使企业职工的工资能分享行业和企业的发展成果,改革要让各个利益集团、不同社会群体在决策过程中都能有充分表达意见的机会,让博弈规则更公平才是重点。

重点在初次分配

中等收入人群应倍增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表示,当前,到了下大决心整顿和规范收入分配秩序的时候了。收入分配改革方案已出台,但能否在实践层面有效缓解并抑制不断扩大的收入分配差距,仍面临某些重大挑战。

他认为,尽快解决收入分配不公的突出问题,并明确提出中等收入群体倍增的行动计划,确保中等收入群体每年提高2个百分点,到2020年努力达到40%以上,使中等收入群体规模从3亿扩大到6亿人左右。

全国政协委员、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指出,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应该以初次分配为重点,由于行业垄断等因素,中国尚未形成以市场经济规律为主导的初次分配。

厉以宁对收入分配改革有以下七个方面的建议:一是尽快健全完善市场,早日形成生产要素的供需双方公平竞争的环境,早日形成商品生产者之间公平竞争的环境,在计划体制下形成的初次分配的规律、规则,包括工资标准等要认真审查,该取消的取消、该修改的修改,以贯彻市场作为初次分配的基础条件原则。二是让农民成为清晰的产权主体、明确的市场主体,让土地的流转在各个产权主体、市场主体之间有序地进行,制止土地使用中的“寻租”行为,保证农民有财产性收入。三是在劳动力市场上应该让买方和卖方,也就是雇主和受雇者的地位趋于平等,消除不对称行为。四是在工资、福利、升迁机会等存在差别的二元劳动力市场结构存在的情况下,要提高职工的教育程度,使他们有更好的机会能够升迁。五是要鼓励农民和低收入家庭的成员自行创业,创办小微企业。六是在当前要扩大和发展职业技术教育,让有能力上学的人和家庭困难、没有机会上学的人都得到同等受教育待遇。七是二次分配也重要,在中国现阶段下,把二次分配的重点放在社会保障城乡一体化上。

在厉以宁的改革方案中,还有一个大胆的设想:人力资本的投入者和物质资本的投入者一样共享利润。传统分配制度中,利润全部归物质资本投资者所有,作为人力资本投入者的职工只能获取工资,不能参与利润分配。上世纪80年代,西方经济学界已提出了利润共享原则,认为人力资本投入者也应共享利润。

低利润率

阻碍民企分配改革

收入分配改革,企业是主体。

中国民营经济研究会常务理事、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指出,企业收入分配改革的立足点是提高员工收入,激发员工的劳动热情和创新精神。提高员工收入,为员工增加工资,不是在工资表上增加几个数字那么简单,这需要在企业效益提高的前提下才能做到。现在中国企业员工工资占企业运营成本的平均比例不到10%,与发达国家的50%差距很大。但是目前中国的企业,特别是制造业中小企业的利润只有1%—3%,好一些的企业也在5%左右,这种状况下要大幅提高员工工资是不现实的。

垄断以外的中小型企业正面临微利时代的挑战。周德文认为,对企业来说,一要加快转型升级,提高经济效益。坚决淘汰高能耗、高污染,低效率、低产出的产业和生产工艺;积极引进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采用高科技改造传统产业,提高企业的经济效益,为收入分配改革创造良好的条件。二应建立职工工资协商机制,企业员工工资多少与企业经济效益紧密联系,但工资分配是否合理又是另一回事。

垄断国企

亟须建立分配约束机制

垄断国企的超额利润催涨了其从业人员的工资单,缺乏完善的工资制度导致有些高管自己给自己定年薪,动辄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元。工资制度上的弊病加监管缺失造成了权力寻租、贪污腐败和资源浪费。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财经战略研究院院长高培勇指出了国有企业收入分配领域面临的诸多严峻挑战。由于国有企业收入分配的约束机制未能真正建立起来,对国有企业的工资总额、高管人员收入水平和职务消费缺乏有效约束;由于国有资本收益分享机制未能真正建立起来,国有企业向国家上缴利润的比例,不仅远远低于国际上的一般水平,而且上缴的利润也多在国有企业系统内部封闭运行;有些行业凭借行政垄断地位和准入机制,既享受国家政策扶持,又获取了高额利润,并通过各种形式转化为本行业的高工资和高福利。

高培勇认为,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些问题,关键是规范好国有企业的收入分配机制。其中,最为重要的两个机制当在优先解决之列:其一,建立健全国有资本收益分享机制。以健全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制度为主线索,将所有国有企业纳入上缴利润范围,并大幅提高国有企业上缴利润的比例。其二,规范国有企业分配秩序。要积极推进政企、政资和政事分开。与此同时,对于这些企业,要加强对企业职工收入分配的监督,严格实行工资总额控制制度,确立高管人员与普通职工收入之间的合理比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即时通讯专家   

GMT+8, 2017-12-11 19:06 , Processed in 1.064385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